博客

唉愿他精神气长存,这块土地不要被商业打造的气息毁了

羽扇上的络子:

襄阳隆中(Day2)




昨天赶早班火车到襄阳,为寻访古隆中武侯祠。
襄阳与南阳相距不过90公里,火车却开了足足2个半小时。一下车就看见“致远中学”,市民公交卡上印着的,也是诸葛亮广场上那帅得不要不要的诸葛亮雕像。去往隆中的路上,经过长长的檀溪路,一个取名为“檀溪山馆”的小区门口立着刘备马跃檀溪的巨大铜像。这里很有三国的气氛啊。这样想着,我对隆中之行的期待又增加了几分。
车开到山间,开始出现一片一片的菜畦,似乎真有点躬耕陇亩的意思。到此为止,我的情绪酝酿得足足的。但接下来的行程,却只能用“懵逼”二字来形容。
512路旅游专线停在终点站隆中风景区。一下车,就有穿着绿背心的景区志愿者大声喊:“要买票请上摆渡车。”稀里糊涂跟着人流上了公交车改的摆渡车,司机却不急着走,直到拉满了一车人才慢悠悠地关门启动。
车开出去没多远我们就疑惑了,这不是刚才进山的路吗?这卖门票的地方怎么离景区越来越远?车在山里转了几公里,停在一个紧挨国道的地方,空场明显是新建,孤零零矗立着一个巨大的游客中心。询问工作人员得知,隆中景区正在整体开发,除了原本的古隆中旅游区,又在山里开发了上演诸葛亮年轻时故事《草庐诸葛亮》的草庐剧场,以及广德寺等新景点,大概是为了将整座山都辟成景区,便在这距离三个景点都有一段直线距离的地方新建了个游客中心,5月27日刚刚投入使用。买票时被告知,联票80元,包括植物园和广德寺门票,另收20元摆渡车费,负责游客中心到景区之间的接驳。一时间游客纷纷吐槽,把我们拉到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买票,再送回景区,敢情就是为了多收这20块钱!好吧。
回景区的路上,看着正在开发中新景区,我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一句:诸葛亮,这个山头后人帮你承包了。戳中笑点。
这一来一回,又耗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当我们终于望见古隆中标志性的石牌坊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
大概是已经跋涉了六个小时,顶着正午的大太阳,我的情绪有点麻木。沿着大路往里走,见到的第一个景点叫“躬耕陇亩”,就是建了个草房子,房前弄了片有畦的泥地,立个指示牌告诉大家,这里就是当年诸葛亮躬耕的地方……好吧。
再往前走,景色倒是很美,道边一路是隆中特色的绣球花,还有各种我叫不出名字来的鲜艳花朵,浓紫橙黄,满坑满谷,在阳光下开得灿烂。这倒显得诸葛亮像个花匠了。
这一路的景点都给我一言难尽的感觉,也没什么特别有印象的。诸葛琴台是个收费听曲儿喝茶的茶社,老龙洞是一池子鱼水外加一个石头雕的龙头,旁边栽着小片的竹林,景区还弄了冷气还是干冰什么的在池子里喷,烟雾缭绕,也许是想增加点仙气吧。
诸葛草庐的指示牌上写着这里是当年刘备三顾处,前面两间是诸葛均的卧房和厨房,后面两间是诸葛亮的卧室和书房,煞有介事似的。院中的小树上挂满了游客系上的许愿红布条,沉甸甸地承载的都是人们对平安健康爱情事业的期许,枝条全都被压弯了腰。侧边还有一间厢房,模仿书院的样子摆着书案坐枰供人休息,最前面的电视里循环播放着老三国三顾茅庐那一集。卧龙吟,新野练兵刘备送小帽的梗,之后玄亮策马同游博望坡,啧啧啧,我们坐在那看了一会儿。
再往后才开始有古建。
明襄简王朱见淑看中了昔日的草庐旧址要给自己见陵,于是着人扒了草庐。孰料没多久他自己的陵墓便被李自成的起义军捣毁。后来清康熙五十九年,时任郧襄观察使赵玄恩主持在墓侧复建了草庐亭,以纪念草庐旧址。而今朱见淑墓只剩下长满杂树的封土,一旁的草庐旧址,依稀可见残断的石块,但我不知是当年留下的,还是景区故意布置的。
草庐亭下面还有个“六角井”,说是诸葛亮当年取水的地方。我想起勉县武侯祠也有这么一口井,这是不是武侯祠的标配呢。
再往后,终于到武侯祠了,而此时我已被磨得一丝一毫感觉都没有了。
还是说说吧。
一直觉得隆中武侯祠的山门与众不同,很像南方古镇里的祠堂。第一眼看到山门上白底黑字写着“掀天揭地”四个字,不知怎么我就想到了水浒传的天罡地煞……“撞破天罗归水浒,揭开地网上梁山”,感觉怪怪的。蹭到一耳朵讲解,说这四个字是指诸葛亮天文地理无所不晓,有通天彻地之能……好吧。
进去之后这种怪异感仍未减少。游人熙熙攘攘,不停有人请最高最粗的香来烧。后面的拜殿里密密麻麻站了一地统一着装的台中香客,正在一个操着闽南语的组织者带领下祭拜诸葛亮,说话像唱歌,念几句拜三拜,念几句拜三拜,足足有半小时。我被这奇异的景象震惊到了。等他们祭拜结束才看清那大概是道教的一个分支xx宫,奉的是北极玄天大帝还是什么的……供桌上拜了一大堆鲜花水果和各种贡品,还有两盒凤梨酥。不少人掏出密封袋把殿前香炉里的香灰装回去。
我这才想起来,武侯祠过去往往归僧人或是道士管理。嗯,这就不难解释通了……
耳边导游还在拿着扩音喇叭不停地说,我又听见一鳞半爪,说蒋介石曾到这里捐钱修建,立着的碑上刻着“剿匪总司令”的大号呢……
呵呵,好像真有人在意似的。
走下山的时候我最后回望了一眼白色的外墙,没什么想说的。古隆中这个景点,我逛完了。
也许换一个时间来,心境会不同吧。就算是造景,这里的景色也造得挺美的。赶上阴雨绵绵,少有人迹的时候,也许我会爱上那烟雾缥缈的几竿翠竹,和隐着的一道曲栏。
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了。
离开隆中已是下午三点,再回到城里,想要再去看襄阳古城、米公祠和汉江大桥想必都来不及了。可我还想看一眼诸葛亮广场上那座诸葛亮雕像,那是亮粉心目中最帅也最传神的一尊。顶着烈日来到广场,却一眼看见,雕像四周搭起了高大的脚手架,诸葛亮被挡了个严严实实……
崩溃。
“好像草船借箭失败的诸葛亮。”哎,我再也无法直视这张照片了。
至于襄阳南阳躬耕地之争,这两天也看了不少,留待写南阳武侯祠见闻的时候再说吧。

评论

热度(41)

  1. 奕心羽扇上的络子 转载了此图片
  2. 博客羽扇上的络子 转载了此图片
    唉愿他精神气长存,这块土地不要被商业打造的气息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