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发明

@拐矮人的小精灵就是你装的嘛~ 👍👍👍

留君不住从君去:


《诸葛亮传》:性长於巧思,损益连弩,木牛流马,皆出其意。


《蜀志·伊籍传》:诸葛亮与李严、刘巴、法正、伊籍共造蜀科。


《魏氏春秋》:亮作八务、七戒、六恐、五惧,皆有条章,以训厉臣子。


《中兴书目》:《琴经》一卷,诸葛亮撰,述制琴之始及七弦之音,十三徵取象之意。


谢希夷《琴论》:诸葛亮作梁甫吟。


袁宏《汉纪论》:亮所至,营垒、井灶、圊溷、籓篱、障塞,皆应绳墨。


袁宏《汉纪论》:亮好治官府、次舍、桥梁、道路。


郦道元《水经注》:都安大堰,亦曰湔堰,又谓之金堤。水旱从人,世号陆海。诸葛亮北征,以此堰农本,国之所资,以征丁千二百人主护之,有堰官。


《典略》云:诸葛亮相蜀,起馆舍,筑亭障,从成都至白水关,四百余区。


《华阳国志》:南中,其俗徵巫鬼,好诅盟,投石结草,官常以盟诅要之。诸葛亮乃为夷作图谱,先画天地、日月、君长、城府;次画神龙,龙生夷,及牛、马、羊;後画部主吏乘马幡盖,巡行安恤;又画夷牵牛负酒、赍金宝诣之之象,以赐夷。夷甚重之,许致生口直。又与瑞锦、铁券,今皆存。每刺史、校尉至,赍以呈诣,动亦如之。


《华阳国志》:永昌郡,古哀牢国,其先有妇人名沙壶,依哀牢山下居,捕鱼自给......绝域荒外,山川阻深,生民以来,未尝通中国。南中昆明祖之,故诸葛亮为其国谱也。


《书苑》云:蜀先主常作三鼎,皆武侯篆隶八分,极其工妙。


《物原》:诸葛亮作馒头来啖。


《物原》:诸葛亮造竹枪。


《事物绀珠》:枪木杆金头,始于黄帝,扩于诸葛孔明。


《续事始》:诸葛亮置苦竹枪,长丈二。


沈约《宋书》:孝武以诸葛亮满袖铠铁帽赐殷孝规。御仗有诸葛孔明公褊袖铠帽,二十五石弩射之不能入。


他真是个无所不能的神仙般人。

土地庙对联

@拐矮人的小精灵就是你装的嘛~ 😌

留君不住从君去:

朋友想去城隍庙,我以为她说的是土地庙来着,然而她不知道什么是土地庙,我百度给她,结果看到了贼有意思的对联。


上联:公公问: 哪里放炮
 
下联:婆婆答: 他们过年
 
注释:内&战时期,民生潦倒,成都才子刘师亮作于某土地庙 。


【划重点: 成都才子刘师亮😂】


上联:楚汉述传闻,一片英灵留白石
 
下联:秦蜀当孔道,千年遗迹在青山


注释:陈钟祥题陕西勉县土地祠联 。


【划重点: 千年遗迹在青山😃】


上联:德之不修,吾以汝为死矣
 
下联:过而不改,子亦来见我乎?
 
注释:出自《论语》,大意是劝人立身处世,要注重道德修养,改过自新。
 


上联:男女平权,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下联:阴阳合历,你过你的年,我过我的年
 
注释:出自《对联语·谐谑》湖南长沙某土地庙.


上联:夫人莫抹摩登红,谨防特&务打主意 
 
下联:老爷不要剃胡子,免得保长抓壮丁
 
注释:也是内&战时期某土地庙的黑色幽默。


上联:这一街许多卖笑
 
下联:我二老从不作声
 
横批: 笑不动了
 
注释:某旧青楼巷口土地庙联 。


上联:须仔细横下心来
 
下联:莫糊涂磕下头去
 
横披“求之不得”
 
注释:湖北当阳玉泉寺边土地庙联 。


上联:福德福为德
 
下联:正神正是神
 
注释:某地土地庙联


上联:  噫,天下事,天下事
 
下联:  咳,世间人,世间人
 
注释:河南南阳某土地庙联


上联:你看那些人,一出场便装模作样
 
下联:我爱这场戏,到头来是教愚化贤
 
注释:四川泸县土地庙联

子非001:

煦煦昭昭:



半夜翻lof,有时候就觉得可能在同人里面阿斗的形象可能都有点范式化或者偏了。因为今天刚弃掉一篇我觉得好难看懂的君臣原创文。(以下是关于同人设定的看法与历史没有很大关系)
但我觉得刘公嗣同学不是那种很套路化,在前朝老臣压迫下的小皇帝。因为诸葛亮也不是那样子的前朝老臣啊。看后主传,就是一个大事年表,我就很无奈疑惑说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态度真的很难琢磨。但我还是感觉刘禅应该是精神正常的人,也没有太多某些幼主有的那种恐惧感啊紧迫感啊愤懑啊什么的,但也没有很强烈的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我觉得如果再加上像很多文里那样诸葛亮对于刘禅进行那么多权势和精神上的管束,诸葛亮会很累刘禅也可能反应会很大,可是刘禅还是那么浪,还去管别人家暴的事情。
诸葛亮作为一个在我心中具有无比自由的灵魂的一个人,他可能就不会是像管小孩那样对阿斗。而且当时刘禅也挺大了。有人说出师表像是个老父亲对孩子那样千叮咛万嘱咐。的确出师表特别细致特别具体,而且比起诸葛亮部分文章显得絮叨了一点。但是也恰恰可以得出诸葛亮对于刘禅,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但同时说的东西又很有针对性,更没什么其他话好讲,公事公办。
你可以想象一下,初始那一段是在跟刘禅说不要来讲什么丧气话。刘禅这种看起来特别没有主观能动性的人,他可能就有时候说了些很咸鱼的话。然后可能董允小朋友什么的听了就很黑线。诸葛亮针对刘禅之前出现的一些想法啊,错误啊,疑惑啊写答复还有建议。逻辑清楚,事情交代完了就交代完了,整篇文的煽情点只在回忆杀,没有任何从什么经典古训名人名言里拉出来的道德批判。其实不只是诸葛亮,我看了那么些奏表啊,君臣之间的对话啊,特别是三国时期的,没有那么多循例拿古训论证的,到明朝倒是多了起来。写八股的后遗症吧……
陈情表就不要说了,看起来很无奈了。
在我构思的形象里,诸葛亮对于刘禅更多的是公事公办的。他对于这个君主的位置,没有那个想法和太多顾虑:不管怎么样,我就是要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而为什么现代很多人还和李严一样觉得他会花时间考虑君臣,什么加九锡的问题?都说了要是还于旧都,十命可受况于九耶?
所以他不会诚惶诚恐,也不会飞横跋扈给刘禅非常大的心理精神压力。刘禅他也了解诸葛亮,他们认识都那么久了,无非可能就是作为一条咸鱼老是被指导。
诸葛亮在出师表,在教导下属的时候屡次提及先帝,提及旧友,其实也可能还带着一种对当时那种气氛的怀念。能和他一起吹水的人都不在了,现在的皇帝也不可能陪他谈古论今,起码他府里的各位属官能继承一点当时敢直言的积极工作态度和作风啊是不是。
因为在我眼里诸葛亮是个很特别的人,包括季汉也是个很特别的国家。然后不符合他们画风的一些人在季汉就混得不是很好,阿斗更像是一个旁观者。他既不是诸葛亮那个画风的,也不是谯周那个画风的。他就是看着,自己既不想做也做不成他父亲还有诸葛亮那种人,也不怎么看得上其他的人。他是一个见证了季汉的兴起和衰落的人,他处在那样的位置上,却好像毫无牵连,辉煌和闪耀与他无关,没落他也好像可以撇开,把自己的传活成了大事年表,活成一个在我看来没有态度的一个人。
我之前写的那篇刘备刘禅相关的小短篇,包含了一点这样的意思。


伊蕾聆音:

眼瞅着我在等地铁,忽然地震算怎么回事儿?哎呦我的上帝爸爸也~~~~~!快明示一下当初那帮瓜娃子是妄动了哪儿的结界了~~~~~如今给我们闹成这样~~~~~哭,过个大节的也不得清净啊~~~~~还有,地震后马上停水是又是闹哪儿出?这算是特别的给祖国和祖国人民的生日大礼包还是怎滴啊?

流景是个小维吹:

“军众钞略,死丧狼籍,数日乃安集。”
-----气到喘不上气,气到浑身抖得像个筛子。
要做季汉阵亡群像,一定要做。
对阿斗已经由怨上升为恨。
陈寿这种行为跟我手里连“两/脚/羊”都不敢提的教科书一样一样的,真不枉我经年的鄙视。

😘😘😘

留君不住从君去:

看来丞相自从主公死后,一直是哗哗流泪阿。突然虐到。

三国演义写先帝是个爱哭鬼,然而先帝很少哭过,反而是丞相。。“亮涕泣曰”,“臣妾号啕”,“临表涕零”,“为之流涕”,“临书长叹,涕泣而已”,“垂泣三日”。

看到后面写杨颙的部分,感觉心酸,丞相并非天生就“绝情欲”“心如称”的人,也并非天生就是强迫症,工作狂。他在隆中高卧的时候多自在,多惬意,多随便阿,“躬耕垄亩”“抱膝长吟”,然而是现实和责任使他拥有了“绝情欲”的觉悟,决然的把自己变成国家的机器,蜡炬成灰泪始干的燃烧了自己——所谓“天下非极闲极冷之人,做不得极忙极热之事”

有人评点丞相是一种“弃绝”的精神,此言大是。

【此论文中评述托孤而哭,出师而哭,马谡而哭大部分都是陈词,篇幅所限,不贴了。】

居然这样的书可以出版?😂😂😂😂

南船北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这绝对是我看到的最离奇的一段关于诸葛亮被陷害的情节了!法正陷害诸葛亮,用的竟然是让我亮给备备哥带绿帽子的手段!诸葛亮染指刘备的宠姬!哈哈哈哈哈哈,笑哭我!打玄亮tag都不好意思了!

👑

喜欢阿不起:


第四场 acti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刘备在外面打的热火朝天,诸葛亮在成都有条不紊的给他练兵给粮。

众人一看,都有点儿心慌。他们没想到这个拿笔的,能把兵练成这样,以一当百,训练有素,绝不夸张。这样的兵源送到刘备手里,难怪他的部队如狼似虎而又对百姓秋毫无犯。

百姓们闭着眼睛准备挨巴掌,毕竟一打仗遭殃的都是他们平头老百姓。他们没等来巴掌,他们什么都没等来,日子照样过,该织布织布,该种地种地,该打铁打铁。诸葛亮攒了一年的钱粮,就等着给刘备祸害。

益州人士对诸葛亮佩服的五体投地。不是瓷瓶儿,不是瓷瓶儿。

荆州的翻白眼,程度不够。

刘备打了胜仗,诸葛亮带着文武百官出城三十里迎接。

张飞又见着美军师挺高兴,诸葛亮摸摸他的胡子:“辛苦益德了。”

张飞憨笑:“不辛苦不辛苦。”

众人见状大笑。

刘备心里得意,一年没见,这群人老实多了。

诸葛亮设庆功宴,宴赏众将。

黄忠魏延给诸葛亮敬酒:“军师,这个兵,我们用的这个顺手啊!”

诸葛亮笑的开心:“是吗?”

两个人频频点头:“顺手顺手,没有比这个更顺手的了!”

诸葛亮敬他们:“尤赖二位将军勇猛。”

三个人大笑,刘备下座到他们这来:“说什么呢?”

黄忠仍记得那天魏延的醉语,打趣道:“文长心里惦记军师,过来关心呐!”

魏延红着脸不语。

张飞听到又生气,过来把他们都推开:“走走走!上一边儿去!”

众人又大笑。

刘备对诸葛亮低语:“军师将军可是抢尽风头。”

诸葛亮一愣,撇嘴:“你想要这种风头?”

刘备在他耳边道:“我不介意。”

第二天赏赐名单下来,或多或少众人皆有升赏,唯有诸葛亮,没给钱没升官。

彭羕升到治中从事,觉得诸葛亮没升,是因为刘备喜欢法正不喜欢诸葛亮。

他自来就是跟法正站队,很明显,刘备喜欢怪才。

诸葛亮是很好,但架不住刘备不喜欢。

不被主上喜欢的臣子只会被抛弃,诸葛亮被撤权,是早晚的事。

彭羕每每对诸葛亮都面带傲色,诸葛亮并无不满,仍以礼待之。

明眼人都慢慢与彭羕脱离关系。法正冷笑,这个傻子,死了该。

彭羕觉得诸葛亮性格好,可又认为此等软糯美人只可养在后院,怎可出来抛头露面。

刘备回将军府,正好赶上彭羕在,刘备见彭羕心中不服,且对诸葛亮出言不逊,当即就要拔剑砍了他,诸葛亮劝道:“主公息怒。”

刘备怒道:“滚!别再让孤看见你!”

彭羕吓的撒腿就跑。

彭羕自觉大才未展,就受此大辱,心中意气难平。听着马超的话,又猛的灌一口酒:“刘备就他妈是个老兵油子!作威作福!”

马超心下念着不好,也不再搭话。彭羕自己念叨:“我要是有兵,还轮得着他刘备?!孟起!孟起!你跟着我,我俩一文一武,干了他娘的!”

马超冷着脸不语。

彭羕傻笑一声:“那个小美人儿,可就归我了!”

彭羕被关进大牢,哭着给小美人儿写信。

小美人儿去看他,彭羕当面忏悔,磕头作揖,痛哭流涕。

诸葛亮可惜道:“其实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我都不会伤你性命,但你怎可对主公心怀怨怼,出言不逊?”

彭羕懵了,他想起刘巴。

刘巴不喜欢刘备和他的一众弟兄,刘备为了诸葛亮信之用之,如今诸葛亮为了刘备,也能把他贬之杀之。

刘备怒道:“这种人留他做甚!不用审了,杀!”

诸葛亮没动,众人皆不敢动。

这回不光是明眼人,瞎子也能看出来,别说他诸葛亮没升赏,就算被贬为庶人,也没有他们染指的份儿。

张飞后来才知道,他气的够呛:“敢对军师不敬?还敢骂我大哥?千刀万剐了他都不过!”

众人沉默。

法正一天天和刘备招猫逗狗,军政事务都交给诸葛亮处理。

他痞笑道:“我可没那个耐心管那些乱七八糟的。”

刘备喝了酒晚上去将军府,诸葛亮还没睡,他正在兴致勃勃的看图纸。

刘备一身酒气坐在诸葛亮身边,诸葛亮有点儿嫌弃,推他一把:“你去喝杯茶。”

刘备上一边喝了一杯茶又粘过来:“看什么呢?”

诸葛亮兴奋道:“这个是运粮草用的。”

刘备拿过来看,没看懂,于是懒懒道:“有空研究这玩意儿还不如修栈道。”

诸葛亮眼睛一亮,把刘备狠狠的搬过来,刘备被迫与他对视,诸葛亮在他脸上狠狠咬一口:“对啊!修栈道!明天我就去找董幼宰和刘子初商量商量修栈道的事宜!”

刘备蹭蹭脸上的口水,什么跟什么啊……

诸葛亮修栈道和驿馆的时候收到了曹操给他的五斤鸡舌香。

刘备撇嘴:“孔明,你要是爱吃,我天天让人给你做。”

诸葛亮眼睛亮亮的,把盒子往怀里搂,刘备吓的赶紧封锁了将军府。诸葛亮翻白眼:“主公……”

刘备摇头:“不行不行,你要是像元直对曹操那样对我一言不发我也认了,但你就是不能走。”

诸葛亮逗他:“哦?那你留我何用?”

刘备被他逗的快哭了,诸葛亮大笑:“主公,亮想着要回礼呐!”

刘备撇嘴:“回什么礼?”

诸葛亮眯着眼睛:“咱们的蜀锦,找着买家了。”

第四场 cut

@拐矮人的小精灵就是你装的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暖萌致郁:

我只是一个想回顾童年戏曲电视剧的
无辜的 纯良的 走在去幼儿园路上的
玄亮粉[害羞]
然而此二人其实是一男一女
而且没有在一起
可以说是相当遗憾了呢嘻嘻

💝

喜欢阿不起:


第二场 acti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刘备手往下压:“坐,坐。”

五人落座。

刘备道:“这半月以来,孤东忙西忙,都不知道忙了些什么,也有些怠慢了你们。”

众人不说话。

刘备笑一声:“哈,这几日孤准备好好走动走动呐。”

还是没人说话。

刘备挥挥手:“今天就到这吧,都回去好好休息。”

众人起身:“诺。”

晚上张飞邀请武将们到府上喝酒。他们不像那群酸腐文人,斗来斗去,他们认为喝了酒就算是兄弟了。喝的微醺,哥儿几个就开始勾肩搭背,扯闲篇儿。你说这个兵器好,他说那个马好。喝到后来,都原形毕露,开始开黄腔说女人。魏延拿个酒坛子喝一大口,然后大笑:“你们说的,都不行!要我看啊,就咱军师最好看!”

益州将领觉得妙,都点头大笑,张飞赵云等人一听军师这两个字,酒都醒了三分,也不笑也不搭话,都默默自己喝自己的。笑着笑着他们察觉到不对,就都不笑了,一时无话。

张飞冷笑一声:“老张我都不敢碰。”

赵云大笑:“益德!你醉了!可没人跟你抢你的美军师!”

众人跟着大笑,醉了醉了,都醉了。

魏延点点头,自己是没张飞好看,要是轮着来,是该他先上。

后来大醉的众位将军各自回府。

被刘备下了任务的四个人都一夜没睡。

天一亮,李严就起来梳洗,在院子里来回转了两圈,去了将军府。

自打他被刘备起用,就热情高涨,兴奋的很。

他一进去侍臣就把他引到正厅。诸葛亮和董和已经在等了。

李严施礼,诸葛亮抬手:“正方少礼。”然后把手向左移,李严落座。

案上几卷竹简,诸葛亮道:“既然正方先到,那请先看吧。”

李严不明所以,打开竹简,他大叹:“军师,此为何人所书?”

董和微笑道:“此为军师亲手所书。”

李严低头看一眼字,又看一眼诸葛亮,摇摇头。

这浑厚端正的隶书,是这个软软的书生能写出来的?

诸葛亮低头看书。

李严纳罕着往下看,他越看越心惊,这套蜀科大纲,包含了各个方面,这样的深度,这样的眼界,是怎样的惊世奇才才能勾画的出来如此气势磅礴的典律。这个军师对益州的了解,连他这个益州老臣都自叹不如。他又抬头看诸葛亮。

他又翻翻别的,这绝对不是一晚上就能编出来的,看来是规划已久。难怪他什么都不管,益州所有的弊端被这个年轻人一览无余。

那刘备呢,昨天说的话,竟全是他授意的吗?!

他开始冒冷汗,他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他对诸葛亮的偏见,还有那不善的一眼。

李严下座跪在诸葛亮面前:“严之前多有冒犯,还请军师恕罪!严以后定当竭尽全力,协助军师辅佐主公!”

诸葛亮抬起脸,微微一笑:“正方少礼。”

李严把头低的更下,诸葛亮下座去扶:“主公喜欢正方这样有个性的。”

李严弯腰稽首:“严定当报答主公知遇之恩!”

诸葛亮点点头,抬手向左,李严又入座。

过了一阵伊籍又来,李严给伊籍让位。伊籍看着一愣,然后拿手点着诸葛亮:“孔明啊,我说主公怎么还对这个感兴趣,原来都是你授意的啊!”

诸葛亮挑眉:“机伯休要挑明。”

伊籍大笑:“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伊籍认真看了几个,皱眉:“孔明,你怎么还转性了?”

诸葛亮没抬头:“有什么问题吗?”

伊籍道:“太松了,你怎么不拿出你治荆州军民和益德的那套了?”

伊籍对那些流言心知肚明,他以为诸葛亮会趁机立威。

诸葛亮撇嘴:“亮对益德挺好的。”

法正到时,刘巴还没来,他心下不悦,真够影响效果的!

法正翻翻摞在案上的蜀科大纲,最后来一句,太严了。

李严替法正流冷汗,伊籍饮茶不语。

诸葛亮对法正眨眨眼:“请孝直细说一下可好?”

法正悠哉悠哉的胡编乱造,刘巴悠哉悠哉的进来。

法正给刘巴让位,刘巴很认真的看了一遍,然后对诸葛亮稽首:“巴通看了一遍,差不多已经理解了军师意图,巴随时可以为军师细化。”

诸葛亮皱眉:“子初稍等,孝直对此有一些异议,亮还要回去多思量思量。”

刘巴道:“诺。”

诸葛亮刚想让他们回去这边侍臣急急忙忙的跑过来通报:“主公又发火了!将军去看看吧!”

众人一惊,诸葛亮起身对他们施礼:“有劳各位先去稳住主公,亮安排一下,随后就到。”

几个人还礼,都去找刘备去了。

他们不是最早到的,满屋子的文武大臣,荆益都有。刘备阴着脸坐在上位。

伊籍关心道:“主公因何事发怒?”

刘备冷笑:“那个叫许靖的老头子为了躲孤都跳墙了!”

刘备想要拉拢士族,许靖首当其冲,不料想刘备竟得此消息。

伊籍问:“那主公打算如何处置?”

刘备呼出一口气,明显实在压制怒气,低声道:“杀!”

所有人都一震,纷纷施礼:“主公息怒啊!”

刘备气的把案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上:“息怒?你们让孤如何息怒?!”

众人无语,侍臣来报,军师将军到了。

刘备生气:“等什么呢?!快请!”复又坐下去,看着满地的竹简有点儿心虚。

诸葛亮进来施礼:“主公。”

诸葛亮看着满地狼藉又问:“主公因何事发怒。”

刘备一手扶额叹气:“许靖身为儒者,不尊礼法。”

诸葛亮想了想,又施礼:“请主公明示?”

刘备哑着嗓子:“孤围攻成都时,他曾越墙而走。”

诸葛亮刚想劝,法正冷笑道:“许靖空有虚名,无有实学。”

刘巴拱手:“像法大人这样的大才,自是少见的。”

诸葛亮复又施礼:“许靖在益州名望甚高,望主公深察之。”

刘备把手拿下来,看一眼诸葛亮,挥挥手:“算了,不是什么大事。”

益州众人觉得长得好看也挺好的,人看着就舒坦。

法正挑眉:“既如此,军师将军,想给这个许文休什么官职呢?”

刘备道:“孝直定然已有了主意。”

法正道:“左将军长史。”

刘备抚掌:“好!就这个了!”

许靖当即拉着各豪族去拜见刘备,回过身到将军府对着诸葛亮痛哭流涕。

折腾一天,诸葛亮想了想,还是给法正正式写了一份回书。

法正把回书扔一边,今天刘备对许靖的态度那么明显,他这点儿眼色还是有的。

第二天他老老实实去将军府细化蜀科,对诸葛亮言听计从。

第二场 c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