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喜欢阿不起:


第二场 acti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刘备手往下压:“坐,坐。”

五人落座。

刘备道:“这半月以来,孤东忙西忙,都不知道忙了些什么,也有些怠慢了你们。”

众人不说话。

刘备笑一声:“哈,这几日孤准备好好走动走动呐。”

还是没人说话。

刘备挥挥手:“今天就到这吧,都回去好好休息。”

众人起身:“诺。”

晚上张飞邀请武将们到府上喝酒。他们不像那群酸腐文人,斗来斗去,他们认为喝了酒就算是兄弟了。喝的微醺,哥儿几个就开始勾肩搭背,扯闲篇儿。你说这个兵器好,他说那个马好。喝到后来,都原形毕露,开始开黄腔说女人。魏延拿个酒坛子喝一大口,然后大笑:“你们说的,都不行!要我看啊,就咱军师最好看!”

益州将领觉得妙,都点头大笑,张飞赵云等人一听军师这两个字,酒都醒了三分,也不笑也不搭话,都默默自己喝自己的。笑着笑着他们察觉到不对,就都不笑了,一时无话。

张飞冷笑一声:“老张我都不敢碰。”

赵云大笑:“益德!你醉了!可没人跟你抢你的美军师!”

众人跟着大笑,醉了醉了,都醉了。

魏延点点头,自己是没张飞好看,要是轮着来,是该他先上。

后来大醉的众位将军各自回府。

被刘备下了任务的四个人都一夜没睡。

天一亮,李严就起来梳洗,在院子里来回转了两圈,去了将军府。

自打他被刘备起用,就热情高涨,兴奋的很。

他一进去侍臣就把他引到正厅。诸葛亮和董和已经在等了。

李严施礼,诸葛亮抬手:“正方少礼。”然后把手向左移,李严落座。

案上几卷竹简,诸葛亮道:“既然正方先到,那请先看吧。”

李严不明所以,打开竹简,他大叹:“军师,此为何人所书?”

董和微笑道:“此为军师亲手所书。”

李严低头看一眼字,又看一眼诸葛亮,摇摇头。

这浑厚端正的隶书,是这个软软的书生能写出来的?

诸葛亮低头看书。

李严纳罕着往下看,他越看越心惊,这套蜀科大纲,包含了各个方面,这样的深度,这样的眼界,是怎样的惊世奇才才能勾画的出来如此气势磅礴的典律。这个军师对益州的了解,连他这个益州老臣都自叹不如。他又抬头看诸葛亮。

他又翻翻别的,这绝对不是一晚上就能编出来的,看来是规划已久。难怪他什么都不管,益州所有的弊端被这个年轻人一览无余。

那刘备呢,昨天说的话,竟全是他授意的吗?!

他开始冒冷汗,他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他对诸葛亮的偏见,还有那不善的一眼。

李严下座跪在诸葛亮面前:“严之前多有冒犯,还请军师恕罪!严以后定当竭尽全力,协助军师辅佐主公!”

诸葛亮抬起脸,微微一笑:“正方少礼。”

李严把头低的更下,诸葛亮下座去扶:“主公喜欢正方这样有个性的。”

李严弯腰稽首:“严定当报答主公知遇之恩!”

诸葛亮点点头,抬手向左,李严又入座。

过了一阵伊籍又来,李严给伊籍让位。伊籍看着一愣,然后拿手点着诸葛亮:“孔明啊,我说主公怎么还对这个感兴趣,原来都是你授意的啊!”

诸葛亮挑眉:“机伯休要挑明。”

伊籍大笑:“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伊籍认真看了几个,皱眉:“孔明,你怎么还转性了?”

诸葛亮没抬头:“有什么问题吗?”

伊籍道:“太松了,你怎么不拿出你治荆州军民和益德的那套了?”

伊籍对那些流言心知肚明,他以为诸葛亮会趁机立威。

诸葛亮撇嘴:“亮对益德挺好的。”

法正到时,刘巴还没来,他心下不悦,真够影响效果的!

法正翻翻摞在案上的蜀科大纲,最后来一句,太严了。

李严替法正流冷汗,伊籍饮茶不语。

诸葛亮对法正眨眨眼:“请孝直细说一下可好?”

法正悠哉悠哉的胡编乱造,刘巴悠哉悠哉的进来。

法正给刘巴让位,刘巴很认真的看了一遍,然后对诸葛亮稽首:“巴通看了一遍,差不多已经理解了军师意图,巴随时可以为军师细化。”

诸葛亮皱眉:“子初稍等,孝直对此有一些异议,亮还要回去多思量思量。”

刘巴道:“诺。”

诸葛亮刚想让他们回去这边侍臣急急忙忙的跑过来通报:“主公又发火了!将军去看看吧!”

众人一惊,诸葛亮起身对他们施礼:“有劳各位先去稳住主公,亮安排一下,随后就到。”

几个人还礼,都去找刘备去了。

他们不是最早到的,满屋子的文武大臣,荆益都有。刘备阴着脸坐在上位。

伊籍关心道:“主公因何事发怒?”

刘备冷笑:“那个叫许靖的老头子为了躲孤都跳墙了!”

刘备想要拉拢士族,许靖首当其冲,不料想刘备竟得此消息。

伊籍问:“那主公打算如何处置?”

刘备呼出一口气,明显实在压制怒气,低声道:“杀!”

所有人都一震,纷纷施礼:“主公息怒啊!”

刘备气的把案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上:“息怒?你们让孤如何息怒?!”

众人无语,侍臣来报,军师将军到了。

刘备生气:“等什么呢?!快请!”复又坐下去,看着满地的竹简有点儿心虚。

诸葛亮进来施礼:“主公。”

诸葛亮看着满地狼藉又问:“主公因何事发怒。”

刘备一手扶额叹气:“许靖身为儒者,不尊礼法。”

诸葛亮想了想,又施礼:“请主公明示?”

刘备哑着嗓子:“孤围攻成都时,他曾越墙而走。”

诸葛亮刚想劝,法正冷笑道:“许靖空有虚名,无有实学。”

刘巴拱手:“像法大人这样的大才,自是少见的。”

诸葛亮复又施礼:“许靖在益州名望甚高,望主公深察之。”

刘备把手拿下来,看一眼诸葛亮,挥挥手:“算了,不是什么大事。”

益州众人觉得长得好看也挺好的,人看着就舒坦。

法正挑眉:“既如此,军师将军,想给这个许文休什么官职呢?”

刘备道:“孝直定然已有了主意。”

法正道:“左将军长史。”

刘备抚掌:“好!就这个了!”

许靖当即拉着各豪族去拜见刘备,回过身到将军府对着诸葛亮痛哭流涕。

折腾一天,诸葛亮想了想,还是给法正正式写了一份回书。

法正把回书扔一边,今天刘备对许靖的态度那么明显,他这点儿眼色还是有的。

第二天他老老实实去将军府细化蜀科,对诸葛亮言听计从。

第二场 cut



评论

热度(55)

  1. 博客栗子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