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乡土风】汉村儿那些事儿(一发完)

😂😂😂😂😂

舞舜华:

预警:没头没尾,满满的乡土风,看文不用带脑子,博君一笑就好


汉村儿那些事儿


 


(1)


刘大耳朵才娶不久的媳妇儿又死了,这回再没谁敢把自己闺女嫁他了。


刘大耳朵蹲在他二弟家院子里,腰里别着两杆烟枪,一杆抽一杆端详,看他二弟拿根老长的大木棍子往树上打枣儿。


这位把棍子使得大刀似的,憋着劲儿,满脸通红。从前打群架,一打六跟抓小鸡仔儿没差,十里八乡没人敢招惹,都管叫二爷。


“要不去山里买一个吧,书上说山里媳妇儿命硬。”二爷家里有半本没封皮的破书,叫《白鹿原上的故事》。书本上说的都是大道理,照着做准没错——二爷可是村里的文化人。


没一会刘大耳朵他三弟拎着一副猪下水过来。从前听一个算命瞎子说穷困潦倒的书生吃了张屠户送的下水,没多久就改了运。他三弟虽然从来自称三爷,谁管他叫屠户跟谁急,却每次杀了猪都往刘大耳朵家送。可这下水吃了四五年,刘大耳朵却还在编筐。


刘大耳朵家里原来也是有地的,但祖上败得差不多,只剩下块儿凹凹凸凸杂草长得最好还老淤水的下品地实在卖不出去。本来刘大耳朵还去外村儿帮人种过地,结果却不知怎么得罪了村北头儿大家大业的曹矮子,这下彻底没人要他了。


“老二,你家那个啥啥原儿上的故事,是不是说地上瞅见了个白鹿印子就有好兆头?”刘大耳朵突然想到了几天前进林子砍竹子碰见的事儿。


“咋了大哥?你也碰着白鹿了?”二爷喜欢人家把他当文化人,大木棍子一横,一捋胡子凹了个造型。


“我碰着个白马,眼底下有泪槽,跟要哭似的。”刘大耳朵想抽烟,想起来烟叶没剩几根,又把烟枪揣了回去。


“所以我捉摸着白马白鹿也差不多,过两天去一趟城里,说不定转运,能找着个命硬的媳妇儿。”刘大耳朵拍拍手,跺跺脚上的泥,带上三爷送的猪下水,甩开步子回家。


“二哥,那白马是不是赵老四从曹矮子家抢来的那个?”三爷问。


 


(2)


过了三个月,刘大耳朵才从城里回来。他没找着媳妇儿,却带回来一个长得可俊可俊的后生,对人比对媳妇儿还好。


“这是葛会计,有大学问!”刘大耳朵拽着葛会计不撒手,见人就说,“我跟他叫如鱼得水。”


村里人都说刘大耳朵是真转运了,几天没见,都会跩文了。也不知道这葛会计是怎么被他骗过来的,可惜了,这么标准的后生,怎么就想不通跟了刘大耳朵呢。


葛会计绕着刘大耳朵家的地转了三圈,刘大耳朵怕太阳大,当场薅了点草,给葛会计编了个帽子,还带编花儿的。


葛会计接过帽子,瞪了刘大耳朵一眼,刘大耳朵只觉心里轰隆一阵打雷似的,满眼红的黄的都是花儿,话都不会说了。


“我叫你以后别编东西了,没出息。”葛会计话这么说,但还是把帽子带上了。他伸手指着那泡了一半水的地,“你这不适合种地,圈个鱼塘养鱼最合适。那些高高矮矮的小坡子用来种果树,这叫丘上林草丘间塘,缓坡沟谷果渔粮。我包你三年之内,就能承包汉村儿所有的鱼塘。”


我家葛会计怎么这么有学问!刘大耳朵顺着葛会计又白又长的手指把自家破地从南到北从西到东点了一遍,感觉整个人棉花絮似的都要飘起来了。


“葛会计,就跟圈鱼塘养鱼一样,我是鱼你就是水。”刘大耳朵说。


葛会计没答话,迎着太阳笑得可明媚,他停了一会儿,说:“有点热了,有扇子吗?”


“有有有!”刘大耳朵赶忙答话,这还是葛会计第一回找他要东西,“我这就回去薅鹅毛给你做扇子。”


 


(3)


刘大耳朵真的转运了,几年功夫,再也不编筐了,按城里时兴的说法,摇身一变当了大老板,不仅自家养鱼养得好,还并了村西头好几家的鱼塘和地,也成了家大业大哪儿都大。


这边有了钱,村东头儿孙大虎他弟孙小虎就要把自家妹子虎妞儿送来跟刘大耳朵结婚,说成了亲家以后一起养鱼,我们搞个垄断。


垄断挺好的,但是虎妞儿刘大耳朵不想娶。葛会计摇着扇子一股子文化人的云淡风轻,说虎妞儿有啥不好的,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媳妇儿?


葛会计哪儿都聪明,就是对情啊爱啊的木讷。刘大耳朵一口热血翻上来,想说我不想要虎妞儿只想要你!但是刘大耳朵太怂,没敢说。


这边嫁妹子搞垄断的事儿还没谈妥,却惊动了村北头的曹矮子。曹矮子可不乐意,开着城里新买的拖拉机过来砸场子。还没开口就听刘大耳朵说:“曹矮子你是不是来抢大虎媳妇儿和周大壮(谁让公瑾雄烈?好吧我去面壁)媳妇儿的?”


曹矮子刚从拖拉机上跳下来,说:“我不抢人媳妇儿,就问问大虎不在,周大壮愿不愿意跟我。”


“曹矮子你做梦!”孙小虎第一个憋不住,“我周二哥早就跟了我哥了,你再废话一句我就喊我周二哥一把火烧了你家甘蔗田!来呀!关门放狗!”


过两天,听说曹矮子家甘蔗田真的冒烟了。村里人都奇怪,孙家个水里养鱼的,怎么放火这么厉害。


 


(4)


刘大耳朵干得好,汉村儿里不少年轻后生都想跟着刘大耳朵干,但刘大耳朵总怀疑他们是冲着葛会计来的。可惜刘大耳朵太怂,就那么点心思多少年了还是不敢跟葛会计说。新来的后生都挺能干,长得还都周正水灵,葛会计喜欢,刘大耳朵也不敢说不要人来。


好容易抓住蒋家小子好好的不捞鱼还嘬着二锅头靠在塘边树桩子上睡觉,刚运气想要骂一顿,就看见葛会计走过来。


“葛会计,你看这多不像话!”刘大耳朵脑袋都气得冒烟儿。


“您怎么能让他捞鱼呢!太不像话了,看给我家阿琬晒得,都脱了两层皮了。”葛会计说着不算,还把蒋家小子给一把抱起来,放到赵家阿云从曹矮子那抢来的会哭白马身上,一前一后走了。


刘大耳朵看着蒋家小子一脸又怕又茫然的样子趴在葛会计肩上,忽然,他眼睛一挤,臭小子竟朝自己得意洋洋飞了一眼。


刘大耳朵觉得自己肺要炸了。总有刁民觊觎我的葛会计!刘大耳朵想回去就把话说开,但还没走出鱼塘,他再次怂了。


 


(5)


张老头儿家儿子长得漂亮,跟玉雕的人似的,家里祖上都是秀才,还出过举人,村里人都叫他玉哥儿。


玉哥儿花种得好,刘大耳朵地里所有的花儿都归玉哥儿,赚了好些钱,村里人都知道。


玉哥儿喜欢葛会计,想要葛会计对他一个好,村里人都不知道。


玉哥儿会种花,却不会种菜。他想都说想要拴住男人的心就要拴住男人的胃,老费叔家儿子会摸王八,老董叔家儿子会煮药膳,自己也得会点啥。


思来想去,玉哥儿选了韭菜。好种又好吃,而且割了一茬又一茬,源源不断。每当韭菜长成了,玉哥儿都把最好的割好摘干净给葛会计送去。又种花又种菜,累得满头大汗疲倦欲死玉哥儿还是感觉很值,


只要葛会计还要我的韭菜,就总有一天会明白我的好——玉哥儿如是想。


 


(6)


老费叔家费小子能说会道,小嘴儿抹了蜜似的还会摸王八——摸鱼什么的都是小儿科,费小子叉着腰说。


葛会计看出了费小子的好,叫费小子专门帮刘大耳朵往城里给说生意,还拨给费小子一辆二八大踹。


老费叔家隔壁老董叔家的儿子阿允是在城里读的书,学了医,回来刘大耳朵给村里开了个卫生所,叫阿允管着。阿允可是正派人,手上厉害,什么歪风邪气疑难杂症都能给整治的周周正正。


费小子喜欢阿允,但费小子觉得阿允喜欢葛会计。


不然为什么每次葛会计来了阿允都笑得可开心,没事儿还说葛会计体寒给人炖药膳补身子;而自己天天下班都骑着二八大踹停在卫生所门口,从门外往里对人嚎,说:“阿允,上车不?”


阿允从窗口探出头,看他的表情仿佛怜悯一个智障。


这天,费小子又没病找病去了卫生所:“阿允大夫,我这整天不见着你就茶不思饭不想的……”


话没说完就被阿允大夫扔了一脸的藿香正气水儿:“你是吃饱了撑的,弄点正气水儿好好压压你的邪气就好了。”


费小子当场就喝了一瓶儿,说:“阿允大夫,你看我都喝完了,太阳快下山了不如我带你回家吧,要是回去还难受我还能再找你。”


阿允大夫哼了一声,但还是坐着费小子破破烂烂的二八大踹回家了。走到半道儿,费小子突然停了车。


“你要干啥?”阿允问。


“天气好,我给你摸个王八。”费小子把裤管一手一个撸起来,蹬蹬甩掉了鞋。


 


(7)


全汉村儿都想知道葛会计究竟喜欢哪样的闺女儿,终于找着个机会把人堵住,有活儿的没活儿的都赶过来围着听。


“喜欢白净的吧?”


葛会计想跑,没跑了:“黑点也行。”


“喜欢头发乌黑锃亮的吧?”


葛会计看着自己给铁锹锄头,板车老牛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说:“不用黑,黄的也行。”他苦笑,“求求大娘们,放我走吧。”


葛会计没想到自己这话没等日头落山就传遍了汉村儿。“你说好好的人,又高又俊,咋喜欢黄毛儿黑脸皮呢?”村里人说。


 


(8)


有天葛会计出门,发现自家院子外篱笆哪儿坐了个灰头土脸的小子,刚立冬,穿的衣服也太薄了,闭着眼睛抱着胳膊缩哪儿打眯,看着可可怜。


“咦?这不给曹矮子家做工的小姜子吗?怎么跑村西头儿来了?”鸡叫了,扛着锄头的人路过说。


葛会计鬼使神差,回屋拿了件刘大耳朵给他从城里做的棉大衣,不仅给人披上还拉进了家里。


烧了桶热水,小姜子涮干净了看得真顺眼。


“你咋在我家门口坐了一夜?”葛会计问。


“曹矮子不给我工钱,还冤枉我,扣了我的铺盖把我赶出来了。总有一天要叫他后悔。”小姜子恨恨的咬牙。


“你别给曹矮子种甘蔗了,跟我做会计吧,早晚有一天,我帮你报仇,把曹矮子家的地都买过来。”葛会计说。


“好啊。”小姜子点头笑了,脸上还一面一个小酒窝。


葛会计觉得,小姜子真挺好的,要辣能辣,要甜还是很甜的。


评论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