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仿文言文/季汉相府诗词射覆】《梦游相府记》

好棒!👍

琬琬的白菜丝儿:

PS:最近在微博上发现了一种特别有趣的诗词射覆的接龙游戏,接龙者所续的诗的意思或者意境要能解释上一句句尾的字和词,甚至可以解释上局诗整句的意思,举例来说,起句为:“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那么下句可以接“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这句解释的就是上一句的后两个字“难求”,接诗的时候千万要记得附上自己射的是上一句的什么意象。一般来说,最多可以射末尾三个字(射全诗意除外。)


我水平十分有限,可是却挡不住我脑洞丛生,再一次把魔爪伸向了丞相和他的小后宫们,因为是地府设定,所以吟出唐诗宋词都不要见怪!


每个后宫所接出的诗都是有说道的,具体看评曰。


因为实在不想用那些脑洞梗来破坏诗词整体气氛,所以我非常厚脸皮的把相府诗词射覆这个大脑洞用古文的方式呈现了出来,大神们不要打我,纯属心血来潮!




-----------------------------------------------------------------------------






某日,余论文难成,对万里霜天,长叹和愁眠。忽见白雾茫茫,有一人恍若天神, 威严雅重,姗姗趋吾,乃武侯举其府众驾云乘风而来。当是时,张,蒋,费,董,姜,马等垂列殿陛,武侯踏盈盈公府步,拾级而上,张君居首,稽首而高唱:“明明上天,烂然星辰。日月光华,弘于一人。吾等季汉志虑忠纯之俦参见汉武乡侯,领益州牧,忠武英高诸葛丞相。”其后迤逦府众皆附张君,恭而拜之。武侯笑曰:“君等欲赤吾族乎?孤请众卿兴。”府众起而齐唱:“夫主隆恩,臣等不胜惶恐。”武侯忍俊不禁,然终持之。


 


余懵然久矣,敛气奏曰:“草民冒死托梦,恭请丞相与诸贵人行古今诗词射覆之法,以娱季汉芸芸之众。”费文伟晏然曰:“请足下为吾等释之。”对曰:“以诗一联解向所句末之一字,一词,或覆全句。”上曰:“善,请自季常始。”白眉笑曰:“诗乃方正雅言,请从董令起。”董休昭跽而再拜,从容起句,余下府众,洒其神思,各倾海陆云尔。


 


董允:如何我王。不思守保。不惟履冰。以继祖考。(评曰:休昭赞翼王室,甚尽匡救之理,公琰所言不虚。)


马良:桃源君莫爱,且作汉朝臣。射继祖考。(评曰:何为汉朝臣?君仲兄帷幕之后癫狂击节者也?)


蒋琬: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千万余。射汉朝臣。(评曰:此为广都之军师将军耶?)


张裔: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射千万余。(评曰:张君多情,果然也。)


费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射有情郎。(评曰:摸鱼兄欲效张君怨语‘疲倦欲死’乎?相府之案牍何乃至此哉!)


向朗: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射人憔悴。(评曰:巨达何不效氓之女也?)


费祎: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射老。(评曰:海棠喻孰人?姜伯约否?大好时光,缘何作死?)


蒋琬: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射海棠。(评曰:公琰真贤内助也!汉乐府陇西行之健妇,可谓足下?)


姜维: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射一缕魂。(评曰:后世笔者必慕伯约捅刀撒剑之英姿!)


张裔: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射心不惩。(评曰:去妇偏顾门,萎韭固入园。)


杨洪:过时自会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射无转移。(评曰:季休为张君向之伦也,冤冤相报实非轻。)


 


张君奋袖欲起,府众娓娓而劝,美人怨怒遂熄。料杨太守性公平,忧国如家,实非尖酸刻薄之流,其引陆诗之梅亦是托其言而言己志,无他尔。遂自饮三杯,但从“海棠”始。


 


杨洪: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射海棠。(评曰:季休醉否?方处嫌疑之地,何故以绿肥刺何府君,以红瘦赞诸贵人。)


何祗: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射全诗意。(评曰:君扎心故射全诗意?)


王连: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射稀。(评曰:呜呼哀哉,文仪之风采,可比汉武李夫人也。 虽宠命优渥,然天不假年。)


蒋琬: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射归。(评曰:蒋君逢孰人?张君也?或自广都什邡归锦官,以茂才东曹逢建兴丞相亮?)


张裔: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射逢君。(评曰: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丞相: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射云。(评曰:丞相慧眼识珠。)


费祎: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射色。(评曰:吁————,请住尊驾!)


丞相: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射开。(评曰:丞相缘何含情凝睇,凭栏远方?)


晚菘: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射阑珊处。(评曰:直道古今季汉粉丝之心声,妙哉!)


众府群起而攻余,余掩颅覆面而逃,其景也,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拳如雨。良久,余求曰:“此意象大不吉利,诸贵人可阄一物而续之。”众称诺,展之,书曰“连理”。


董允: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射连理。(评曰:董郎实乃季汉纯臣之冠!)


丞相:九嶷山下频惆怅,曾许微臣水共鱼。射不疑。(评曰:武侯直言其肺腑也。)


府众闻此,如遭雷击,或昏或泣或怨或啮拳跌脚,余惶然不知以何慰之。


忽见白光一现,骤醒,窗外迅雷已过,雨正潺潺。余披衣而起,属文以记之。


 ---------------------------------------------------------终--------------------------------------------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