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silverhypnosis:

关于《黑执事》漫画新连载的笔记


心血来潮补习了一下《黑执事》最新的漫画连载。

音乐厅篇,S4、F5、制服演唱会、偶像小熊荧光棒各种饭撒粉丝尖叫什么的简直让人目瞪口呆下巴脱臼,仿佛看到了霓虹杰尼斯爱豆组合开演唱会的画面,差点以为自己打开了错误的黑执事。

大概是因为设定与维多利亚时代严重脱节,现代感很违和吧,初看只觉得尴尬得不要不要,但是看习惯了又觉得好笑得不行。



枢梁太紧跟潮流了,是不是在生活里真的追过杰尼斯啊,山风什么的……

 

然而,很快,闹剧结束了,悲剧上演。

 

阿格尼,竟然死了!

 


震惊。

 

震惊是因为挺喜欢这个角色。


阿格尼,曾是作恶的暴徒,遇到索玛王子后,心灵得到净化,成为索玛的执事兼保镖,也是索玛最亲密的朋友。同样是执事,正直、勇敢、善良的阿格尼与冷血残酷腹黑、毫无人类感情的塞巴斯蒂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阿格尼有血有肉有情有爱,也堪称全作中最可爱的一位执事了。

他对索玛的忠心完全不是出于什么契约,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敬仰。

他一直默默守护着索玛,遵循索玛的意志,想要一直守护索玛。

 

所以,对他的死,真的是没有一丝丝防备。


本来以为像《黑执事》这种黑暗基调的作品,配角成片成片的死属于正常(例如马戏团篇),但是夏尔这边应该是不会有人便当的,至少目前少爷的小伙伴们都还健在。

 

然而事实证明,在一部连主角最后都得死或者生不如死的作品里,没有哪个配角是可以一直安全的。

 

某天,索玛王子像往常一样开心地迎人进门,没想到遭遇刺杀,他的手掌被枪击穿了。

阿格尼一见主人受伤,立刻迎战,但是索玛不想让阿格尼伤到对方,所以一时间分心的阿格尼被刺客刺伤了。

看过前作就知道,阿格尼很强,但是刺客的攻势异常凶猛,连阿格尼这样的顶级高手都陷入苦战。

受伤的阿格尼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一心只想着保护索玛,用自己的身体抵挡刺客的刀锋,紧握着索玛的手,硬拖着把他关进了储藏室,用身体挡住门,牢牢守住。

 





阿格尼紧抓门把手不仅是为了防止敌人闯进门内,也是怕索玛会从门内冲出来,因为他太了解索玛了,知道索玛肯定不会坐视自己死掉,会想冲出来。


夏尔和塞巴斯蒂安回家后目睹的就是已经失血而死却依然站立着挡在门前的阿格尼。



早就断气的阿格尼依然紧握着门把手,没让敌人闯入门内杀害索玛。


 


他用的力气之大,让有着恶魔之力的塞巴斯蒂安都没能把他的手松开,最后只能门把手卸下来,才得以进入屋内找索玛。



一扇门,生死相隔。

于是想起《权力的游戏》里的阿多。

为了保护布兰,阿多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成群的尸鬼。

HODOR=HOLD THE DOOR。

这个梗真是让人泪目。

没想到在黑执事里又看到了异曲同工的梗,放到喜欢的角色身上,更加泪目。

 

劫后余生的索玛见到夏尔的反应很奇怪,是害怕和憎恨,他殴打夏尔,被塞巴斯蒂安打晕了。

塞巴斯蒂安解释说索玛是受到惊吓错乱了。

但是结合后面的剧情,索玛并不是因为精神错乱才袭击夏尔,他要打的人就是夏尔,因为他清楚地看到了刺客的脸,或者刺客之一的脸(从身高和武力值判断,行凶的人应该是两个),就是夏尔。


但是夏尔根本不可能伤害索玛,虽然他口头上说不把索玛当朋友,实际是害怕索玛因为自己被牵连受到人伤害。

然而夏尔害怕的事情还是变成了现实,朋友受伤了,朋友的执事兼好友死了。

 

那么索玛看到的到底是谁?

是另一个夏尔。

一个和夏尔一模一样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索玛笑迎刺客进门,因为刺客顶着一张他的朋友的脸啊,所以索玛真的一点防备都没有,而且即使被“夏尔”伤害,他在搞不清状况的情况下还阻止阿格尼伤害“夏尔”。


于是,到了这里,2014年就被读者分析过的“夏尔双生子之说”开始进入官方默认程序了。

双生子的存在竟然真的是官方设定。

 

枢梁真的很早就埋下了伏笔,在前情里出现了多处曾让读者以为是翻译错误或者台词写错的地方,处处都在暗示文森特的孩子有两个,是一对双胞胎。

那些错误其实都不是错误,是伏笔。


黑执事的连载正好十年整,这是一个埋藏了长达十年的伏笔。

十年前,枢梁在开始连载前就设定好了伏笔,她在等着十年后解开谜团,说不定就像一些本格派推理作家那样在暗暗地期待能有读者发现端倪,想想简直让人兴奋的要起鸡皮疙瘩。


漫画和动画中存在一些不太引人注意的细节,暗示夏尔有个双胞兄弟,他们一个健康活泼大方,就是现在的夏尔,另一个体弱生性腼腆,是夏尔的双胞胎兄弟,被网友称为谢尔。

或者现在的这位少爷才是谢尔,一直隐匿在黑暗中的那个才是夏尔。

真正应该继承凡多姆海威家的可能是黑暗中的夏尔,不是现在的这个。

 

现在的这个夏尔,在回忆起当年被变态大叔们拘禁的惨景时,画面曾多次出现有人举刀刺杀、夏尔血流满地像不瞑目的尸体一样躺着的情形。

但是夏尔并没有死,他身上除了背上的烙印之外,也没有其他伤口,所以那些回忆是作者进行艺术夸张吗?

并不,变态大叔们确实杀了一个“夏尔”,就是夏尔的双胞胎兄弟谢尔。

所以夏尔回忆当年惨状时,画面中夏尔倒在祭台血泊中的情形看上去像是第二人视角,而不是夏尔第一视角。

因为夏尔的确是目睹了兄弟被杀,视角是没有错的。

 

后来在夏尔的另一段回忆中,被变态大叔们关押在笼子里的夏尔看到了笼中还有另一个自己,那个自己还安慰他。

那也不是他的幻觉,是还活着的谢尔。

 

本作的设定是,召唤恶魔是要付出代价的。

夏尔当初召唤出塞巴斯思安,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最后要献上自己的灵魂,一开始他可能支付了更沉重代价——谢尔的生命。

塞巴斯蒂安的台词也有过暗示。

 

不得不感叹枢梁的伏笔埋得太深了。

 

回到最新连载的音乐厅事件,夏尔的未婚妻兼头号粉丝伊丽莎白表现得非常反常。

她不愿意回家,也不愿意回到夏尔身边,攻击塞巴斯蒂安时毫不留情,被救回家后,竟然跳窗跑了,又回到音乐厅。她想留在某个人身边。

 

因为她看到了真正的夏尔吧,就是当年被认为死去的那个。

天狼星的真实身份,也就是谢尔。

在音乐厅里被偷偷收集的大量天狼星血型的血液也都被献给了谢尔。

 

对现在的伊丽莎白来说,一直在她身边的夏尔,并不是她喜欢的那一个夏尔。

其实已经有网友发现,在漫画中,伊丽莎白曾多次试探过夏尔,她可能早就确认从地狱回来的夏尔的真实身份。

这些细节当时我都没留意,现在明白了枢梁的用意。

不曾想到枢梁也是一个喜欢不动声色地处处留伏笔的人呢。

很喜欢留伏笔的作者,前面埋线后面解谜的感觉真的很棒。

 

索玛遇袭,阿格尼被杀,可能也是因为阿格尼意外发现了双生子的秘密。

虽然搞不懂为什么发现秘密就要被杀,毕竟随后双生子就堂而皇之碰面了,不存在必须保密的情况。

而且当年凡多姆海恩家有双生子的事也是公开的吧,文森特还带着两个儿子去参加社交活动。

也可能谢尔只是想杀掉夏尔身边的人,不论他是谁。

这是亡灵的报复。


证据就是夏尔在袭击现场的墙上看到了兄弟留下的狂放字迹,是警告和宣战。

意思是说夏尔得到了不属于他的东西,现在他要来取回了。

 

夏尔得到的是凡多姆海威家的家主地位。

 

而后两个双生子在凡家大宅中面对面遭遇。

 


已经“被杀”的谢尔这是复活了?

他真的死过吗?

死人也能复活?

这又牵扯到另一个关键角色——葬仪屋。

葬仪屋的身份,漫画中有所透露,但大部分还是个迷。

例如曾是最强死神的他,为何突然退职了,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只是当棺材铺和情报屋的老板。

又例如,葬仪屋在看到文森特的照片时为何收敛起嬉皮笑脸,潸然泪下。

还一面哭一面说文森特连骨头都被烧光了,“那样的死法根本就……”。



后面话未说完,结合后面的剧情,可以推测,葬仪屋想说的是,这种死法没能留下遗体,没有遗体他就无法复活文森特了。

葬仪屋可能拥有其他死神所没有的能力——复活死者。

 

谢尔当年如果确实死了,那他留下了遗体后被复活。

或者他当年被变态大叔开膛破腹后却没死透,被葬仪屋救了,获得了重生。


前面的剧情透露葬仪屋一直在进行活死人试验,游轮僵尸事件只是一个铺垫,音乐厅偷血事件也是为此服务的,说明有人在尝试复活某个人。

音乐厅事件的某后BOSS也是葬仪屋?

所以他才说凡家的伯爵还活着,这里不是指被烧成灰的文森特,是说夏尔的同胞兄弟谢尔。

 

至于葬仪屋为何要复活谢尔,他和文森特之间到底有何渊源,枢梁尚未交待清楚,但是已经能看出葬仪屋和凡多姆海威家的关系非同寻常。

 

有网友分析说葬仪屋和文森特反正不可能是恋人关系,但是葬仪屋肯定与文森特的母亲、夏尔的祖母克劳迪娅存在亲密关系。

证据是葬仪屋珍爱的纪念项链里藏着克劳迪娅的头发。

 

这点可以理解。

枢梁肯定不会在作品中明确表现同性爱,从本作漫画和动画看,文森特和妻子的感情应该是很不错的,不像是会和同性的葬仪屋发展出什么断背关系的设定。

 

再说,应该没有哪个男的会珍藏丈母娘的头发吧?

那说明头发只能来自至亲或挚爱。


我姑且做一个大胆的假设,文森特会不会其实是葬仪屋当死神时与克劳迪娅生下的儿子?葬仪屋才是夏尔在血缘上的祖父。

又或者,葬仪屋其实是克劳迪娅的亲生父亲,文森特的祖父,夏尔的曾祖父。

如果枢梁真的这么写,也完全不会惊吓到我了。

 

目前剧情已经发展到双生子见面互怼的部分了,阿格尼也便当了,索玛以为真凶就是夏尔打算报仇,葬仪屋的真实目的也该浮出水面了,不知为何有种全作快要完结的感觉。

夏尔最终要怼的BOSS是胞兄吗?

还有没有更大的BOSS?


手足相残比前面已经挺黑暗的剧情更加残酷。

但是也更让人期待。

 

如果作者想要继续画,那双生子事件会成为一个篇章。

如果作者连载累了想要完结全作,那以此划下句点也不错。

评论

热度(41)

  1. 博客silverhypnosis 转载了此图片